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章 台湾同胞(上)

时间:2018-09-23
如云的两条丝袜美腿颤抖了起来,臀瓣收紧,向里面用力缩着肛门,「你…啊…啊…你已经很…很出色了…嗯…不需要…不再需要我教了…嗯…哈…」
  侯龙涛一扭头,在女人香甜的粉面上舔了一口,「别忍了,忍不住就别人了,多难过啊,想想被我的大鸡巴插入是个什么滋味儿。」
  「你耍赖!」如云听了男人柔和之极的声音,防御工事立刻就全线崩溃了,她猛的转过身,双手抱住爱人的头,把舌头插进他嘴里狂搅,右腿抬起来盘住他的屁股,上下磨蹭着。
  「嗯…嗯…」侯龙涛尽情的吮着美妻的香舌,双手将她的裙子拉到她的腰上,把她雪白的屁股完全露出来,然后把她的小内裤剥到她圆滚的臀峰下,抓着她的屁股蛋揉了起来。
  「老公…受不了了…啊…你…你太会逗人了…」如云舔过男人的脸颊,用舌头在他的耳朵里钻着。
  「嫦娥姐姐…」侯龙涛就没有一次能在这个美人真正佔上风的,本来是想勾引她,结果还是反过来被勾引了。
  「快来让姐姐开心啊…老公…」如云的声音热情似火,简直都能把北极的千年冰层融化。
  「小云云…」侯龙涛亲吻着女人的脖子,双手抓住她的小内裤,猛的上下一分,「嘶啦」一声就把它撕了下来。
  如云张着小嘴,把左手的食指压在自己柔软的舌面上,抬眼从无框眼镜的上方对男人送着秋波,右手揽住他的后脖梗,上身向后倾着,拉着他慢慢向后退,知道自己的后背靠在了电梯的侧墙上。
  侯龙涛舔着爱妻的娇嫩脸颊和脖子,左手解开她衣服的扣子,隔着蕾丝的乳罩捏住她的大奶子,右手插进她的双腿间,把她的左腿抬了起来。
  如云右手撑着电梯侧墙上的扶手,穿着高跟鞋的右脚尽量垫起,把自己的身体抬高,左手扶住男人的阴茎,用他的龟头划开了自己的阴唇,「老公…」
  侯龙涛把美人的螓首顶在侧墙上,狂吻着她的檀口,双手抓住她的大屁股,臀部向前一撞,阳具直抵她的体腔深处,击打在娇嫩的子宫上,「啊…嫦娥姐姐,啊…我要肏死你…」
  「老公…啊…插得好深…」如云翻着白眼,双腿盘到了男人的腰上,紧紧的抱着他的头,任他在自己的胸、颈、脸、嘴上舔啊、吻啊、咬啊。
  侯龙涛把女人抵在墙上,脸埋在她的脖颈间,双手抱着她的丰臀,屁股狂猛的耸动,「爽死了…小云云,肏你真是太爽了。」
  「啊…啊…啊…」每被男人干一下,如云就高亢的叫一声,叫声越来越密,最后连成了一线,分不出中间的间隔了,「啊啊啊啊…」
  「嗯…」侯龙涛的身体也在那一刻停止了振动,僵硬了几秒钟,然后狠狠的又向前拱了一下,接着又不动了。
  「老公…呼…呼…太棒了…」如云气喘吁吁的蹭着男人的头髮。
  「夹住我。」侯龙涛舔了舔爱妻的鼻尖。
  如云将盘在男人腰上的双腿箍得更紧了。
  侯龙涛伸手按下了启动钮,电梯开始继续向上移动了。
  「内裤…」
  「什么?」
  「内裤啊。」如云指了指掉落在地上的内裤。
  「都坏了还要?」侯龙涛调笑的捏着女人的圆臀。
  「废什么话啊?坏了也是内裤。」
  「谁捡到算谁走运呗。」
  「说什么呢。」如云沖男人翻了翻白眼。
  侯龙涛慢慢的蹲了下去,捡起内裤揣进裤兜里,站起来的时候一颠,还插在女人小穴里的肉棒又是往里一杵。
  「啊…」两个人同时叫出了声。
  到了十六层,电梯门一开,侯龙涛抱着美妻冲了出来,一下儿撞到斜对面的墙上,力量之大,把离得最近了两幅镶在镜框里的风景画都震了下来。
  这个时候走廊里的大灯都已经关上了,只有两排桔黄色的小顶灯照射出昏暗的光芒,寂静的空间里想起了男女交欢时的阵阵淫声…
  四个美少女安响了一间客房的门铃,光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现在是又激动又紧张。
  「欢迎,欢迎。」周渝民把门打开了,他只穿了一条牛仔裤,光着上身,他是演员,所以平时还是很注重锻炼的,身材还算不错。
  四个女孩的脸一下全红了,虽然在电视里见过,但这面面对面瞧着偶像赤裸的上身还是有不同的感觉。
  「快进来啊。」周渝民把身子闪开了。
  宽敞的套房大厅里还有两个「现代青年」,盘腿坐在大电视前玩着游戏机,看到四个漂亮小姑娘进来了,立刻扔下游戏手柄蹦了起来,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屁兜里,歪着脑袋,面带一种贼兮兮的笑容看着她们。
  「我给你们介绍,」周渝民指了指那个留着一头棕色长毛的男人,「黄强,我给你们找的台湾摄影师,」他又指了指另外一个,「李可,我的助理。」
  六个年轻人互相打了招呼。
  「随便坐啊,有吃的有喝的,你们随便。」周渝民坐回沙发里,拿起一根没抽完的烟,「对了,你们不是说只能来三个人吗?」
  「我们家人又让我出来了。」刘莹抢着回答,坐到周渝民的身边,「你这套房真豪华啊。」
  薛诺也找了一张小沙发坐下了,她发现自己现在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开心,也许因为自己是背着爱人、骗了妈妈和姐姐才出来的,有那么点负罪感。
  黄强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提拉着四个衣架,上面挂的是四套颜色鲜艳的比基尼泳装,「四个人也没关係,有富余的,去换上吧。」
  「换上?」戴晶接过一套泳装,把上半截拉开一看,估计只能把奶头遮住,「这么小!?这东西能穿吗?」
  「换衣服给你们拍照啊,这还小?不愿意露你怎么进演艺圈啊?拍照当然要性感的了,最好用冰块把乳头冰立起来,在泳衣上顶出来,那才诱人。」
  看到四个女孩都有点目瞪口呆了,周渝民瞪了黄强一眼,怪他太着急了,「照不照相一会再说啦,咱们先聊聊天,唱唱歌,跳跳舞啦。」
  「那也好。」黄强把泳装都扔到了一边,过去把放着摇滚乐的音响开得更大声了,他拉起姚丽娜,在房间中间的空地上扭了起来,「跳舞啊。」
  在私人聚会上蹦迪还是第一次,姚丽娜觉得挺新鲜的,就也跟着跳了起来。
  戴晶也坐在周渝民的身边,李可则过来坐到她身边,递给她一个很小的酒杯,里面有棕色的液体。
  「是酒吧?我不喝酒的。」
  「喝吧,没事。」周渝民挡住了女孩拿着酒杯的手,不让她放下。
  李可从兜里掏出一个袖珍的塑料包,将里面的白色粉末倒进了小杯子里,「现在更好喝了。」
  「这…这是什么啊?」戴晶有点犹豫,这种镜头在电视里可看过。
  「当然是好东西了,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仔仔吗?」听李可的口音,他是个北京人。
  这一句话就让戴晶的心理防线崩溃了,仔仔是好人,连不认识的人都不可能害,更别提是朋友了,她把杯子凑到了嘴边,想小小的泯一口,尝尝是什么味道。
  李可看準了机会,在女孩的手下面一托,把整杯酒都籀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咳…」戴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喝进来的是洋酒,在小肚子里烧了气来,「烫,烫。」
  「哈哈哈…」两个男人都大笑了起来。
  薛诺一直都没有往沙发那边看,只知道两个人男人在劝戴晶喝酒,她的视线一直很散乱,她觉得非常的不自在,上次和周渝民在一起是在摄影棚里,光天化日,空间也大,又是众目睽睽之下,她心里只有由于见到偶像的激动,现在在一间灯光闪烁的房间里,只有几男几女,心上人又不在,这有点超出了她心理上那条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底线…
  司徒清影把车停在了长城饭店外面的停车场,再追进大堂里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四个女孩的身影。
  因为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威胁,司徒清影并没有很紧张,也许薛诺她们就是来这里买点东西什么的呢,自己还得注意不被发现,否则被说成对她们不信任也不好。
  司徒清影在一楼转了一圈也没见到几个小女生,她来到大堂电梯对面的服务台前,「先生,请问你有没有看到四个女孩儿?都是高中生,差不多这么吧。」她用手在自己的脸旁边比了比。
  「噢,」柜檯后的值班经理还真见到薛诺她们了,「她们坐电梯上楼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了。」
  「谢谢。」司徒清影转过身,掏出手机拨通了薛诺的号码,她开始有点担心了,大晚上的骗家里说是去看电影,却跑到大饭店来,又都穿的花枝招展的,如果不是她了解乾妹妹,真会以为她们是来赚学费的。
  电话铃响了半天才有人接,「喂,清影?」
  「妈?」司徒清影听出对面是何莉萍的声音。
  「诺诺忘了带手机了,我看是你的号儿才接的,有事儿吗?」何莉萍并不知道乾女儿是因为把亲女儿给跟丢了,而且有了不好的预感才打的这个电话,否则非得急坏了不可。
  「没事儿。」
  「你在哪儿呢?干什么去了?」
  「我在我的一家店里呢,有点儿资料要整理,我一会儿就回去。」
  「好,你开车小心啊。」
  「我知道,Bye-Bye。」司徒清影挂了电话,她突然一跺脚,这里是长城饭店啊,听侯龙涛说过现在给他拍电影的那些演员都住在这,薛诺是周渝民的影迷,她们大概就是来找他的。
  「笨。」女人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她又回到服务台前,「先生,请问周渝民住在哪个房间?」她想在更担心薛诺了,几个小女孩大晚上的跑到电影明星的房间里,真要出了事,说都说不清楚。
  「周先生?」那个值班经理打量一下司徒清影,这么漂亮的女人要去送给小明星糟蹋了,「您是?」
  「我是他的一个朋友。」
  「是朋友会不知道他的房间号儿?」
  司徒清影咬了咬后槽牙,她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再加上现在又着急,脸色变得非常的不好看,「你只管告诉我他的房间号儿就是了,问东问西的干什么?」
  「对不起,我…」
  「你现在给他的房间打电话。」
  「对不起,刚才周先生打电话下来说过今晚不要往他房间里…」
  司徒清影转身就走,这要搁一年以前,她早炸猫了,但自从她跟侯龙涛好之后,已经比以前能忍多了,她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在这闹起来,很有可能就救不了薛诺了…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所有的东西都只能藉着从窗口照射进来的月光和城市的光污染看出个轮廓,两个连在一起的人影不断发出性味十足的呻吟和喘息。
  如云躺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双臂向两边张开,胸罩勒在两颗不住摇动的巨大美乳下,红艳艳的奶头直指天花板。
  侯龙涛把爱妻的双腿并在一起,架在自己的左肩上,双手扶着她宽大的臀部,尽心竭力的干着她。
  「啊…啊…啊…」如云已经洩得浑身无力了。
  侯龙涛把女人的两腿分开,改为卡在自己的双臂上,他爬上了桌子,双手揉着艳妇丰满柔软的奶子,压下上身吻着她的香唇,「嫦娥姐姐,啊…嗯…爽死了…小云云,我太喜欢肏你了…」
  「那…那你就肏啊…老公…肏我…老公…」如云抬起头,含住男人的舌头,用力的吸着,「你…啊…你想怎么…啊…怎么肏就怎么…就怎么肏…老公…大鸡鸡老公…啊…啊…太喜欢被你肏了…老公…」
  「啊…啊…」侯龙涛狂吻着爱妻,这个女人太让自己着迷了,她的语调是那么的诱人,每出一声都好像能把自己的魂魄勾走一样。
  「老公…」如云咬着嘴唇,又费劲的挤出两个字,就此不再说话了,只是拚命的喘着气。
  侯龙涛的胸口压在了女人的豪乳上,闭着眼睛向她的耳孔里轻轻吹着气。
  两个人在一起抱了一会,如云又开始在爱人的脸上舔上了,「老公…我还要…」
  「从后面来可以吗?」
  「当然…」
  侯龙涛扔在一旁的西装里突然想起了国歌的声音,他在女人的嘴上吻了吻,「等一下儿。」他把上衣拉过来,掏出了兜里的手机,「喂,小白虎,想哥哥了?」
  「诺诺现在在长城饭店呢,八成儿是在周渝民的房间里。」司徒清颖的声音很严肃,都没答理爱人挑逗的话语。
  「什么!?」侯龙涛一下从如云的身上退了下来。
  「诺诺骗我们说去看电影儿,却和几个小丫头一起跑到长城饭店来了,告诉我周渝民的房间号儿,我上去找她。」
  如云看着男人严峻的表情,不用问就知道是出事了,她也从桌子上下来了,揪出几张纸巾,捂在阴户上,将阴道里的精液空出来,然后就开始整理衣服。
  「你现在去十二层的电梯门口儿等着,我让杨恭如或者锺楚红带你去。」侯龙涛挂断这个电话,紧接着就拨杨恭如的号码,「去电梯那儿等一个叫司徒清影的女孩儿,带他去周渝民的房间。」
  如云不用男人吩咐,已经过来帮他提裤子、穿衣服了…
  周渝民过去坐到了薛诺那张小沙发的扶手上,有臂很自然的搭在沙发背上,右手搂住了女孩的肩膀,「你也跳啊。」
  「我不想跳。」薛诺把男人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挪开了,她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了,骗了爱人、骗了妈妈、骗了姐姐,为什么呢?这里的气氛真的不好,面对自己的偶像也没有应有的激动心情。
  「你怎么了?好像情绪不高啊?」周渝民碰了个钉子,心里反而更高兴,这样才有意思。
  「真的没什么。」薛诺扭头沖周渝民笑了笑,实在是找不到前几天的那种感觉,现在眼前的男人除了长的帅点,好像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周渝民嚥了口吐沫,又用手搂住了女孩的肩膀,左手去缕他头髮,她那双清彻的大眼睛真是太美了,真想看看自己插入她身体是,这双美目会是一种什么眼神,「薛诺,你可真漂亮。」
  「请你别这样,」薛诺把男人的两只手都挪开了,她已经有很不好的感觉了,「我有男朋友了。」
  「呵呵呵,那有什么关係?大家开心就好了。」
  「不,」薛诺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很传统的。」
  「啊!好热!」戴晶突然从长沙发上窜了起来,飞快的把套头的长袖衫脱了下来,戴着乳罩在屋子中间狂扭了起来,脑袋拚命的摇着,黑髮疯狂的飞舞。
  「晶晶!」薛诺惊讶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要过去扶自己的伙伴,「你怎么了!?」
  周渝民一把拉住了女孩的手腕,把她摔回了沙发里,右手再次搂住了她的肩膀,左手撑到另一边的扶手上,几乎就是把她抱住了,「不用管她。」
  与此同时,长沙发上的李可已经压住了刘莹,黄强则把姚丽娜强行抱住了,右手直接伸进了她的短裙里。
  两个女孩都是花容失色,拚命的反抗着。
  李可把刘莹的双腕捏在了一起,另一只手插进她的领口里。
  黄强把姚丽娜的双脚抱离了地面,不过她的激烈挣扎就往里屋里抱。
  「你…你们要干什么?」薛诺的双手推在周渝民的胸前,阻止他的身体继续向自己靠近。
  「还用问吗?当然是跟我的Fans增进感情了。」周渝民说这就把头往下压,要去亲美少女的嘴。
  「不!」薛诺死命的推着男人,她的双腿已经被对方的腿压住了,虽然在使劲,却起不了作用,「放开我!放开我!」
  「嘿嘿嘿,别怕,我是特意把你留给我自己的,我不让他们碰你,就咱俩玩,好不好?」周渝民慢慢的往下压着身子,他能觉出如果自己真的用力,一下就能得手,但他却故意要一寸一寸的闭紧,女孩眼中的恐惧在随着自己的靠近而一点一点的增加,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这才是自己力量的真正体现。
  「仔仔,你是仔仔啊,你怎么能这样?」薛诺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不以抗拒男人的,那天侯龙涛说的话突然在脑海中迴响起来,自己了解仔仔什么?自己了解的是萤幕上的他,是舞台上的他,现实中的他是现在这个满脸淫慾的色狼。
  「对,我是仔仔啊,每个女孩子都想和仔仔做爱的,咱们就来做爱。」
  薛诺美丽的大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她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了,上次有爱人来救自己,这次怎么办呢?她好恨自己。
  周渝民已经能闻见女孩香甜的呼吸了,简直是太诱人了。
  「死也不让涛哥以外的男人碰我。」薛诺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了,她一下抬起头,死死的咬住了男人的右大臂。
  「啊!」周渝民有点得意忘形,没做防备,疼得他大叫一声,边往回夺着胳膊,边用左手一拳打在女孩的脸上。
  「啊!」薛诺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
  周渝民处在盛怒之中,他一把揪住女孩的头髮,把她从沙发上拽了下来,往地上一扔,「贱货!你们这些大陆妹是最他妈贱的,又他妈土,到了台湾就只配做妓女,不让我玩!?」
  薛诺爬了起来,想往大门口跑。
  「跑!你他妈往哪跑!?」周渝民上去就在女孩的背上题了一脚。
  「啊!」薛诺向前冲了两步,撞在还在拚命摇着头的戴晶身上,两个人全摔倒了。
  李可跟着周渝民干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需要使用暴力,他不是傻子,没出事是没出事,一旦出了事,自己就是绝对的替罪羊,今天看样子就是要出事。
  「仔仔,」李可扔下已经把扒得酥胸半露的刘颖,过去拉住了周渝民,「要不然这次就算了吧,有的是小娘们儿愿意让你玩儿。」
  刘莹已经被吓坏了,虽然男人离开了,她却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抱着自己的肩膀,蜷在沙发上哭泣。
  「你滚开!」周渝民推了李可一把,指着自己流着血的胳膊,「我还就非干她不可!」
  「算了,仔仔,」李可又把周渝民拦住了,「算了,今天就算了吧。」
  趁着这个机会,薛诺已经把还在抽搐的戴晶扶了起来,拉着她向大门冲去。
  姚丽娜突然从里屋冲了出来,她身上的衣物还算整齐,但飞扬起来了短裙下是真空的。
  黄强捂着流血的脑袋追了出来,原来刚才他扒掉了女孩的内裤后有点得意忘形,放开了她的手去解自己的裤子,结果被很泼辣的姚丽娜用扔在床上的烟灰缸砸中了头…